罗永浩铁粉自发掏钱给bbin连环夺宝ios版锤子打广告 六年后死于现实

他们大多因老罗语录,与罗永浩初次结缘。在老罗拿起“锤子”砸向虚伪与不公时,感到理直气壮地畅快。但作为老罗粉丝,他们这几年过得憋屈,锤子手机一次次让他们陷于尴尬,圣斗士般的老罗也变得顾忌与妥协。而他们也迫于现实,向自己的生活妥协。

罗永浩铁粉自发掏钱给锤子打广告 六年后死于现实

文|周路平

编辑|赵艳秋

韩凯强第一次去鸟巢是陪女朋友看五月天演唱会,现场数万人挥舞着荧光棒,《倔强》、《突然好想你》……尖叫,声浪,如繁星闪耀的荧光棒,对于宅男韩凯强,此刻有一种出离现实的疯狂与梦幻。?

他除了高中粉过林俊杰,从来没有追过明星,更不会唱五月天的歌,只能尴尬地拿着荧光棒,随着节奏挥舞,嘴里哼唧着。他倒是不用担心滥竽充数被人拆穿。数万人的场子并不容易被发现,只不过眼前的一切让他感到尴尬和陌生。

两年后,当他以“锤友”的身份再次进入鸟巢时,终于找回了主场的感觉,完全不用担心尴尬症的问题。

罗永浩铁粉自发掏钱给锤子打广告 六年后死于现实

他花了1000块钱买了最贵的内场票,离舞台只有三排距离。他可以清楚地看到,老罗脖子、额头、脸颊上的汗源源不断地往外渗。在这个三万七千人的场子里,罗永浩比往常紧张了很多。尤其当屡次语音输入失败时,他显得有些焦躁不安。

韩凯强忍不住朝台上大喊了一句:关掉重启。 最终,老罗重启了Excel表格,靠着“理解万岁”涉险过关。

01

韩凯强是锤子科技和老罗的一位资深粉丝。罗永浩更愿意将他们称为锤友,就像互相熟悉的朋友。

2014年,韩凯强在西安组织第一场锤友线下活动时,距离锤子科技第一款手机T1发布会,整整过去了3个月时间。

英语老师出身的罗永浩,没有经验,吃尽了苦头,手机良品率太低,导致大部分付了全款的用户,在开售一个月后还没能拿到手机。

当天的锤友活动有90人报名,来了70人,以学生、白领和私营业主为主。大部分是男生,女生两个巴掌就数过来了,这也是锤子科技每次举办大型发布会,女厕所都不用排队的原因。

罗永浩铁粉自发掏钱给锤子打广告 六年后死于现实

虽然绝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见面,但有共同的价值认同,相处都很融洽。韩凯强自掏腰包,花了300多块钱,定制了一批带着锤子logo的水晶钥匙扣,每人送了一个。而一位40岁的老师还带着吉他,现场弹奏了一首古典风的曲子。当时一位孕妇执意要报名,她再过两个月就要生了,韩凯强觉得不妥,最终拒绝了对方。

当天设置了手机开箱环节,手机是前一天刚刚邮递过来的,当事人舍不得开,专门带到了现场。所有人提前说好,当揭开手机膜的那一刹那,都假装第一次看到,然后“哇偶”,一起发出一声惊叹。就像老罗在发布会上玩的伎俩。T1的磨砂保护膜上写了一句话:工匠的骄傲和喜悦。这也是老罗带给他们的骄傲与喜悦。

这类民间活动都需要粉丝掏钱。锤子科技真的很穷,各地民间粉丝会,能从官方得到的帮助微乎其微。

来自武汉的韩明慧记得,她们第一次在武汉组织活动时,来了50多个人,因为场地小,很多人都站着。当时一位粉丝跑来抱怨,别的活动免费去,还能拿一堆礼品回,锤粉的活动不但没有礼品,居然还要交50块钱。

听起来蛮不讲理,但对于这些志同道合的人来说,交钱更像是为信仰充值,过滤掉那些凑热闹的人。他们大多因为老罗语录,才突然发觉这片土地还有一个灵魂有趣的胖子:三观很正、彪悍、叛逆、能产金句。

韩凯强关注老罗和锤子科技的时间,比一般的锤友更长,付出的精力也更多。韩凯强是在高中时无意间听到老罗语录,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真性情的胖子,成了典型的罗粉。这些在价值观形成期的大中学生,成了罗永浩最大的粉丝基数。

所以,当罗永浩宣布老罗英语培训盈利时,台下听众疯了一样的欢呼叫好,合作机构的老板甚是费解,同样是做企业的臭生意人,为什么你赚钱了他们哇哇乱叫,难道你跟他们分吗?

罗永浩确实凭借真性情和出众的口才俘获了一批忠实粉丝。只不过在老罗告别个人演讲之后,罗永浩在校园的新生代粉丝在减少,现在的锤粉很多是10年前甚至更早的一批。

bbin(真人视讯)平台:罗永浩铁粉自发掏钱给bbin连环夺宝ios版锤子打广告 六年后死于现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