浠水第一代“草根三圣乡农家乐推荐”创业人 黄冈新闻网

个体私营经济经历了从“有益的补充”到“多种经济成分并存”,从“共同发展”到“重要组成部分”,从3次写进《宪法》到“两个毫不动摇”,理论认识上的每一次飞跃,都对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推动力。作为浠水个体私营经济的带头人——第一代“草根”创业人,有哪些可圈可点的事呢?

试水:黄牛过河各顾各  斑鸠上树各叫各

十一届三中全会是一次划时代的盛会,命运的曙光开始垂青于夹缝中生存的个体工商业。这意味着从“禁止”到开始“允许”个体经济发展。

第一代“淘金人”受制诸多禁锢。1978年只允许回乡知青和城镇失业人员从事个体经营,巴河镇居民周香枝是浠水第一个登记的个体工商户。到年底,全县共登记96户。到了1979年有所放开,农村富余人员可从事“三小”和“四坊八匠”。政策对他们设置了红线、划定了圈圈,对从事行业、经营范围、销售商品、从业人员都有限制。

第一批“吃螃蟹”的创业者有这么几种人:粗通文墨会算账的,跑码头见过世面的,走村串户的手艺人,工干家属“半边户”,“露水集”自产自销的等。

第一拨“试水”的都是单打独斗,自起炉灶。敢“下水”先行先试的人,大部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怕“呛水”的,在“干岸”上小打小闹,赚几个油盐钱。到了1986年后,私营企业登上大雅之堂,个体私营经济发展慢慢步入快车道。

先机:笋子靠竹竹靠山  禾苗靠水水靠潭

先机就是商机。先知先觉是经营者,后知后觉是跟随者,不知不觉是消费者。

浠水第一代创业者,从计划经济桎梏中解脱出来,对党的阳光雨露心存感激,使出浑身解数抢占先机。那代人的商机,有的是靠山吃山、靠水吃水。他们的经营理念是,“不卷裤脚不过河,不摸底细不开张。”

夏文亮在浠水算得上一个传奇人物,源于他的几个第一:浠水第一个货车司机、第一个注册的个体饮食业主、第一个当选县个体劳动者协会副会长、第一个进入县政协参政议政的政协常委。他办起了第一家可以开酒席的餐馆,打破了当时县宾馆和饮食公司一家独大的局面,生意红红火火。

“党的政策像阳光,照到哪里哪里亮”,这是浠水个体户钱蔓新上世纪八十年代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。他因家庭成分问题辍学务农,八十年代落实政策,以补偿的宅基地建起一座酒楼,起名“晴萌商号”,为南来北往司机提供食宿服务,是当时县城生意最火爆的酒楼。他说,“晴”代表党的政策,“萌”是希望我的生意兴隆。

那批创业人都信奉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”。会钓鱼的看水流,会打猎的看地形,生意经久不衰。不识“水性”的,纷纷淘汰出局。

诚信:货有高低三等价  客无远近一般春

“诚信如金”这四个字,对于有职业道德的创业人是至理名言。

汪岗南翰林湾有个叫南通裕的农民,他们家世代经商。改革开放之初,花甲之年的南通裕在镇上开办第一家百货商店。他打出的广告语是:童叟无欺,薄利多销。让顾客享受到在国营、集体商店从未有过的温暖,吸引了附近三乡五镇的客源。当时有人形容他家生意“用车子拉货、用箩筐收钱”。

在第一代创业群体中,徐水生也曾风光无限。他是巴河马骑山村农民,虽然捧书认不得字,握笔算不来账,但经营起来有板有眼。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:“说出的话打个凼子,吐出的沫当个钉子。”外地商人喜欢和他打交道,慢慢地,他自己当起老板,从租小机驳到大货船,从一次运几十吨到几千吨,滚成了当地“先富起来的”名人。他出席了全省、全地区个体私营经济表彰会,当时地委书记田震亚特地与他合影,他将放大的照片挂在屋内中堂上。

胆识:竹外桃花三两枝  春江水暖鸭先知

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。有胆量和见识的商人,必是创业者中的佼佼者。

在上世纪九十年代,叶福利在浠水可以说是“高山打鼓——名声在外”,他创办原黄冈地区第一家冠省名称私营企业,实缴注册资本2000万元,在当时属天文数字。他从工厂病退后,把10个兄弟姊妹聚在一起,发起成立“湖北十佳股份有限公司”,从事黄砂生产运输。几年下来,公司如“芝麻滚糖——越滚越粗”。邓小平南巡讲话后,他又收购兼并四家国营、集体砂场,这在当时是爆炸性新闻,新华社内参、经济日报、湖北日报等媒体以《私营企业“一蛇吞四象”》进行报道。当年,他当选为省私营企业协会副会长。

巴水河因盛产黄砂,造就了一批百万、千万富翁。第一批下海有个“牛人”陈松涛,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辞职下海经营黄砂。从“借鸡下蛋”到自立门户,从单枪匹马到几百人团队,从单一运输到产、运、销一条龙。“创出金子招牌,利润找上门来。”他的黄砂生意覆盖了长江中下游领域,在十里洋场大上海也有一席之地。后来,他担心政策“变天”,挂靠一家乡镇企业,从事私营经济。

bbin(真人视讯)平台:浠水第一代“草根三圣乡农家乐推荐”创业人 黄冈新闻网